奥地利共和国成立后给奥地利的国家带来了什么影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xgcled.com/,维罗纳

1945年4月27日奥地利共和国宣布复国时,其国土和人民处于深重的灾难之中,民众的精神低落到了极点。加入第三帝国给奥地利带来的后果只有物质、经济、道义和政治上的毁灭。但60年后,奥地利成了世界上最繁荣最稳定的国家之一。2006年,它再次成为欧盟主席国。奥地利第二共和国从1945年的灰烬中凤凰涅槃般的崛起是战后欧洲最引人瞩目的成就之一。那么新成立的奥地利共和国这个国家又面临着什么危机呢?

当然,这一转变并非没有经历挫折,其中也有一些潜在的悲剧性缺陷。第二共和国之所以能实现第一共和国曾苦求而不得的经济繁荣和政治凝聚力,部分原因是某种导致政治平静的社会一政治协定,部分原因也在于对奥地利历史的某种暗中操纵。这种对历史的胡乱处理有助于加强奥地利的民族认同,但它损害了奥地利人的自我理解。今天的奥地利人仍然生活在由此造成的各种不安的后果中。

在1945年5月的混乱日子里,当美军进入上奥地利时,维罗纳莱昂菲尔登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听见有人急促地敲击前门。她跑过去打开门,看见的是一个非洲裔美国步兵,看到此人的黑脸时,她大为惶恐,砰的关上门跑到了楼上。纳粹灌输的信条和文化偏见使这种反应几乎成为本能。然而时过境迁,面对被占领的事实,人们无处可逃。

不过,根据盟国的看法,奥地利的正式身份是一个正在摆脱“纳粹”占领的“被解放的”国家。盟军既是占领者,但理论上说也是解放者。这种模糊身份给1945年后的奥地利人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因为一个被解放的奥地利对1945之前“德国的”行动负担的责任,要远小于作为一个被占领的德国省份可能承担的责任。因此奥地利人发展出两种非常方便的意识:1945年到1955年国家条约签订之间的这段时期被称作“占领时期”,1955年则是奥地利重获自由之年,所以奥地利第二共和国有一个建国神线年是奥地利作为“纳粹侵略的第一个受害者”获得解放的一年。

西方盟国可能愿意相信这个神话是真的,因为是它们创造了这个神话,它们试图诱使奥地利人偏离德国,并使其参加正在发展中的冷战。奥地利人试图避免其罪行造成的后果,西方盟国则希望重构欧洲地图,双方利益的这种方便结合导致了“致命谎言”的产生,而这个谎言正是战后奥地利历史的核心内容。

根据1945年7月4日的第1号管制协议,奥地利被置于盟国理事会的控制之下,理事会由4位军事长官组成。7月9日的协议确定了不同占领区的划分,因此一些部队需要重新布防,如美军撤出磨坊区,把该地区交给苏军,这让莱昂菲尔登人大失所望。法军控制福拉尔贝格和蒂罗尔;美军控制萨尔茨堡和多瑙河以南的上奥地利;英军占领卡林提亚、施蒂里亚和东蒂罗尔(在此过程中驱逐了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人);苏军占据多瑙河以北的上奥地利、布尔根兰和下奥地利。维也纳也由四大占领国分区占领,中心城区由四国联合管理。这就使得电影《第三者》中描绘的四人巡逻队闻名遐迩。奥地利虽然“解放”了,但从地图上看,它就像是被占领的“有罪的”德国的微缩版。

作为盟国之一的苏联也把奥地利当作一个被占领的国家。苏军领导人很少约束士兵对奥地利居民的强奸和抢劫行径,据估计,仅在维也纳就有近10万妇女被强奸。野蛮行径从7月以后有所缓和,但“苏占区”尤其以残忍的管理手段、无情的毁灭性经济政策而臭名昭著。1946年6月27日库拉索夫将军的“第17号命令”钻了波茨坦会议协定的空子,实际上从经济上剥夺了奥地利东部的大片地区,其中包括作为“前德国资产”的下奥地利油田。这是换一种手段向奥地利索取赔偿,到1955年,这种赔偿总计为20亿-25亿美元。大量机器设备被运往俄国,东奥地利的成为受人憎恨和抵制的俄国占领的代表者。

其他占领区的经历大为不同。法军在最西端各省的占领十分仁慈,因而也颇受人接受。英军在南方的占领也让人欣慰,何况英军还抑制了南斯拉夫人的领土野心。但英占区也发生过不愉快的经历,因为英国人曾把一些哥萨克难民交给了苏联,这些人肯定活不不过此事并不涉及奥地利人。另外,英国人也为人道救济和奥地利经济的重建做了力所能及的工作。

最积极的推动力来自美国人。一开始,美国人对“被解放”的奥地利心存疑虑,但他们很快就采取了英国和法国的积极方针,杜鲁门政府为奥地利提供的捐助无远弗届。1945年8月,美国倡议对“被解放的”奥地利实施紧急人道主义援助,1946年4月,赫伯特.胡佛再次到维也纳组织救援行动。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食品救济对奥地利民众度过1946年、特别是1946-1947年的严冬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当时奥地利的经济活动几乎已完全停顿。

1947年6月提出的马歇尔计划是奥地利未来经济繁荣的关键。在随后的几年中,奥地利从欧洲复兴计划中接收了大约10亿美元的援助(人均137美元,而西德人均仅为19美元)。这些援助资金中一半以上投资于工业和基础设施上,如卡普伦大坝。这是奥地利辉煌的经济腾飞的财政基础。同样是在1947年夏天,美国人预付了占领费用,奥地利政府为此得到的补偿超过3亿美元。

西方对奥地利的好意很大程度上是受冷战之开启的影响,而奥地利又位居“东方”和“西方”之间的枢纽地位。在1947—1948年的关键时期,人们一度担心苏联会让东奥地利和西奥地利的分离永远制度化。幸运的是,苏联只知道在自己的占领区竭泽而渔,而美国人则向奥地利注入资金。1946年,奥地利没有能够收复南蒂罗尔,部分原因或许是美国想安抚受到威胁的意大利政府,不过,曾启动战后奥地利经济成功之旅的经济援助,其主要动机仍然是遏制苏联。

奥地利领导人利用了冷战带来的有利局面。早在1945年9月,西方占领区各省领导人便同意与伦纳在维也纳成立的“国民”政府联合,于是四大占领国面前出现了一个奥地利联合阵线日的全国大选的成功增强了新政府的合法性,并有助于说服盟国早日给予奥地利人更大程度的自治。1946年6月28日的第2号管制协议让盟国理事会主要成了一个监督机构。理事会对奥地利立法拥有否决权,但否决需要四大国一致赞同,这就大大削弱了俄国阻挠的可能。因此,当1946年7月奥地利议会对主要银行和大多数重工业实行国有化、以对付苏联抢夺“前德国的财产”时,俄国人只能抗议,并在苏占区无视该法律。

奥地利联合阵线不仅跨越各个占领区,而且包含社会主义者和保守派。两个派别都已重组,但也都有所转变。

社会主义者改变了党的名称,从社会改为奥地利社会党,这是一个向1934年后一宜处于“非法”状态的革命社会主义者接近的姿态。对基督教社会党而言,1945年的转变更具根本性。该党携弃了以前与教会的紧密联系,以便能将保守派和资方势力团结在一起,这样一来,基督教社会党的后继者们为奥地利建立了一个新的党派-奥地利人民党,这是一个追随西方路线的世俗党派。

新成立的奥地利共和国这个国家从成立开始就面临着千疮百孔的危机,来自国外其他国家对这个国家不同程度的干涉让这个国家在发展的道路上举步维艰。当时国外冷战等复杂的局势更是让这个国家雪上加霜。但无疑让人感到庆幸的是这个国家在马歇尔计划的帮助下快速的实现国家的经济复兴。那么对于后续的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路线应该怎么走呢?我们将会为大家持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