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联赛公敌变成德国英雄!良心富豪深爱足球:霍普模式是德甲典范

不过说起他的另外一重身份:霍芬海姆老板!相信很多人会恍然大悟:就是那个被球迷们极尽侮辱的德甲公敌!

因为德甲的50+1政策,无偿捐赠超过7亿美元、并且拿出40亿美元个人资产用于支持德国全境的体育、医疗和教育的他,受到了无数的攻击与谩骂。

“每一个举着横幅的白痴家中,都一定会有人直接或间接得到霍普的帮助。”弗里克的这句话没能骂醒极端的球迷

直到疫情来临,他拒绝了特朗普10亿美元买下疫苗技术的报价。霍普终于沉冤得雪,变身德国英雄。

1940年出生在海德堡,从小就是球迷的霍普对足球有着极深的热爱。少年时代的他曾在霍芬海姆足球俱乐部的梯队成长。

可惜有限的天赋无法让他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梦碎的霍普从卡尔斯鲁厄大学通信工程专业毕业后加入IBM。

32岁时,他与4名同事一起离开,创建了日后大红大紫的软件巨头SAP。他花了30年的时间,先后出任过公司的CEO和监事会主席,让SAP成功上市,并成为世界最大的企业应用软件制造商。

在31年之前,已经成为富豪的霍普终于可以再一次回到他所热爱的足球领域。他选择了自己青训时的母队霍芬海姆。从1990年至今,他为球队建起了一个青训中心、两块现代化训练场,以及一座可以容纳3万名观众的专业球场(霍芬海姆村的常住人口只有3000人)。

2000年,对于球队这是一个需要特别被纪念的日子,因为霍普正式获得了球队的所有权,并且开始注入资金。要知道在那个时候,霍芬海姆还在德国第6级别联赛,那是由12个地区联赛所组成的大家庭。

资金到位之后,霍芬海姆就像坐上火箭一般,飞快地升级到第三级别。这是巴登联邦联赛(霍芬海姆所处的第6级别地区联赛)第一次有球队完成这样的成就(历史上的第二次,是由霍芬海姆二队完成的)。

球迷们一度将霍普与当时在切尔西名扬欧洲的老板阿布进行比较,霍普却是一笑了之:“我和阿布经营着不同的足球,对我而言,我是真心喜欢霍芬海姆这支球队。”

比起2007年杀上德乙、2008年升级德甲,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降级,并且在2016-17赛季拿到联赛第4进入欧冠附加赛,2017-18赛季赢得联赛第三,队史第一次跻身欧冠赛场,霍普对于霍芬海姆的最大贡献在于青训体系的打造。

早在2009-10赛季,当时进入德甲不久的霍芬海姆赢得U19德国杯冠军。2013-14赛季,一线队在德甲黑马行空的同时,青年队也拿下了U19全德冠军。

在过去的10年之间,出自于霍芬海姆青训和经过球队培养成才的国脚名字里,就包括了聚勒、阿米里、鲁迪、福兰德、德米尔巴伊等一串名字。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霍芬海姆不仅仅培养球员,甚至是名帅的温床。拜仁慕尼黑前后两任主帅弗里克和纳格尔斯曼,都是从霍芬海姆出道。在这里的时光,对于他俩的成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采访中被记者问到自己在霍芬海姆的定位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xgcled.com/,霍芬海姆霍普表示自己并不是以投资人的身份来到这里:“我将自己当做是霍芬海姆的荣誉会员。我的角色是将财政运营好、青训管理好的荣誉会员。你们甚至可以把我叫做赞助商,因为作为投资人,那他们都会想着从球队赚钱。”

不过这名彻底改变球队命运的老人,却在2020年成为“德甲公敌”,这一切的来源是德甲特有的50+1政策。尤其是最为坚持传统的多特蒙德球迷,他们拉着侮辱霍普的横幅,甚至将他画成了靶子,坚持了整整一年的谩骂。

忍无可忍的德国足协对多特球迷开出罚单,禁止他们在未来2个赛季前往霍芬海姆客场看球,这又违反了足协“只会处罚个人,但不会祸及集体”的承诺,从而导致更多球队的极端球迷加入到反霍普的行列中来。

在拜仁赢得三冠王的那个赛季,他们与霍村的比赛的最后十几分钟,甚至因为球迷的闹事而中断,不得不互相传球来耗完最后一点时间。

德甲的50+1政策就是俱乐部保持会员制,球队采用股份制。球队的股份是可以购买和易手的,但是球队的新老板所拥有的表决权不能超过50%。这样的做法保证了球队的重大决策仍由掌握表决权超过50%的俱乐部会员来决定,所以球队是属于球迷的。

不过同时还有一项特别豁免条例,“当一家企业持续经营母俱乐部20年以上。就能不受到50+1条款的约束。”(原本是要求在1999年1月1日之前,也就是为拜耳控制勒沃库森创造的特例,后来因为其他人的反对,改成20年豁免,不再有特定时点限制)。

2020年恰好是霍普运营球队20年的时点,霍芬海姆也成为了沃尔夫斯堡和勒沃库森之后,第一个获得豁免权的球队。

面对着疯狂的球迷,越来越多德国足球界的泰斗人物站出来,维护真爱足球的霍普。鲁梅尼格首先将他形容为谦谦君子:“除了为霍芬海姆呕心沥血之外,霍普还是一个慈善家。他将自己三分之二的资产贡献出来,用于支持德国全境的体育、医疗和教育。”

时任拜仁主帅的弗里克甚至说得更加尖锐:“那些攻击霍普的白痴们,你们需要扪心自问,也许自己的家庭正在受益于霍普的善举,得到过他的恩惠!”

鲁梅尼格口中霍普的馈赠,就是这名老人在退休后,拿出40亿美元的个人资产成立霍普基金,用来覆盖德国全境的体育、医疗和教育事业。

在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肆虐,研发疫苗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在医学界有着响亮名声的CureVac迅速取得了技术性突破,也成为了欧洲和美国竞争的焦点。值得一提的是,CureVac的头号股东就是霍普基金会。

在最微妙的时点上,白宫邀请CureVac公司CEO丹尼尔-梅尼切拉,与特朗普及其副手彭斯在华盛顿会面。特朗普提议以10亿美元买断疫苗技术,不过很快遭遇了霍普的严词拒绝。

霍普基金会几乎是第一时间出手,CureVac宣布梅尼切拉卸任CEO。头号股东霍普公开回应特朗普:“如果我们研发出真正有效的疫苗,那么绝对不会只用于一个地区,必须要让全世界人民受益。” 话刚一出口,德国民众叫好声一片,国家经济部长等政府官员也公开点赞。“德甲公敌”终于得到了公正的评价,转身成为德国英雄。霍芬海姆

根据《福布斯》提供的数据,霍普基金会过去差不多20年时间里,已经为公共事业和杰出个人无偿捐赠超过7亿美元。

再来看看德甲球队霍芬海姆,经过了20年的经营,现在也已经做到自负盈亏,不再需要霍普单纯地输血, “霍普模式”也成了德国职业球队的成功典范。

霍普个人在几年之前,被德国财经媒体评选为“两德统一后全国最成功的企业家”。在授奖仪式上,主持人向他讨教成功的秘诀,霍普给了这样的回答:“努力地去工作,并且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从IBM、SAP到霍芬海姆,再到霍普基金会和CureVac的新冠疫苗,霍普将这句话体现得淋漓尽致。